报名咨询热线:1255462081
新闻分类 NEWS CATEGORY
新闻动态 news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手机:
1255462081
电话:
056-59623308
邮箱:
hr@gztanjia.com
地址:
(荣耀校区)上海市浦东新区东平三路2号9楼
高考动态
当前位置: > 新闻动态 > 高考动态 >
北大大一新生传奇:理科生写歌拍戏尝试另类生活(图)
添加时间:2020-11-05
  

  英才档案

  录取院校:北京大学英语系

  毕业院校:人大附中理科竞赛班

北大大一新生传奇刘頔

  虽是理科生,刘頔(dí)却做了许多不符合理科生身份的“另类尝试”:写小说、办杂志、创作歌曲……为了熟悉影视创作,她还偷偷跑去做模特。和她聊天,你会觉得她的高中生活像在经历一场奇妙的冒险,其实这些经历都是刘頔的兴趣所在,“在把主业做好的情况下,我很放任自己喜欢一些东西,然后去追求它”。刘頔的理想是做一名外交官,未来四年,她将在北大外院朝这个目标迈进。

  初三完成第一本书

  和大部分投身数理化题海的理科生不同,刘頔在文学方面颇有所长,她不仅爱看书,也经常在报纸上发表作品,5岁就读完了72部世界名著简编版,“读书会带给我一些很敏感的东西,容易被触动,怀着这种心情去看这个世界,就会觉得有那么多可写的地方”。

  初三暑假,不到15岁的刘頔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《阳光正浓—奔儿头的精华》,这本10万字的纪实文学,记录的是她的初中生活。刘頔回忆说,创作《阳光正浓》时,面临毕业离校,她非常舍不得朝夕共处的大家庭,“我的初中同学都是一群头脑特别聪明的人,大家相处得轻松愉快,有一点有趣的事情我都想记下来”。

  为了使自己的生活按照正常轨道行进,在写作和联系出版社过程中她一直对外保密,不仅用了笔名“徐舒凡”,连新书宣传也没有做。直到上高二后,此书在国际展览中心展出时才告诉同学。

  目前,《阳光正浓》的盲文版将很快面市。刘頔说,盲文版出来后,她可能会带着书走进盲人学校,“希望通过这本书融入盲人群体,切实地为他们做些事情”。

  这个暑假,刘頔开始了小说《望不穿》的创作,目前已进入尾声阶段。刘頔说,希望《望不穿》能够为她带来全新的体验。

  办杂志、爱写歌、爱拍戏

  从小接触奥数,初高中一路走来,进入人大附中理科竞赛班,学理科已经成了刘頔的一种习惯。但即便在去年拿到了丘成桐中学数学奖,刘頔仍觉得自己不够优秀,她将学习上的成绩归功于出色的任课老师,“只要跟着老师走,就学得很轻松了”。学有余力时,她更喜欢尝试其他的可能性,让生活更加丰富多彩。

  高二那年,刘頔尝试过办杂志。当时她和三位班里的女生一起策划,做一份中学生自己的校园刊物,名为《Maga2ine》。这个名字由 Magazine演变而来,几个90后的北京女孩赋予了它新的含义。“2表示这个人有点傻、有点呆,我们经常会用2开同学玩笑”,刘頔说,她还搬出了郑板桥的那句著名的“难得糊涂”,“有时候你需要‘二’一点,‘二’是一种处世态度,就是很轻松地面对这个世界。”

  《Maga2ine》的出版筹备了很长时间,因为不想把内容局限在某校,她们还联合了其他四所中学的朋友,10个人常常跑到中关村地下的和合谷“议事”,堆一桌杂志,看别人怎么做版式、用什么样的纸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和工作,还要负责杂志内容的采编。

  《Maga2ine》的创办过程十分不易,从版面策划、采集稿件到拉赞助商、排版印刷、宣传全部由这个十人团队一手完成。到后期,这本杂志由于一些原因停刊了。刘頔不无遗憾地说,有机会仍然会继续尝试做杂志。

  创作歌曲也是刘頔生活的一部分,她和同样学钢琴的闺密合作词曲,创作领域囊括了情歌、意识流、人生等各种题材。“鬼魅的伤感,信鸽把锦绣刺在黑暗的边缘。彻心的痛感,我拾回流放在孤岛古老的思念”,这是刘頔作词的歌曲《阿贡亲王》,读起来有些周杰伦的味道。去年国庆阅兵时,西哈努克亲王的出现给了她灵感,她用两分钟的时间就写出了词,然后发给闺密谱曲。“最初创作的两首歌我会边弹边唱,爸爸妈妈听了之后认为非常棒”,刘頔开心地说。已经创作出的 20多支歌曲,她和闺密都会用弹唱的方式录下来,希望将来可以找到公司,让作品面市。

  有点缀才叫生活

  高考完,刘頔和朋友跑到京郊一影视基地“探班”,某现代都市剧正在那里拍摄,她很幸运地要到了一个有几句台词的护士角色,体验了一把做演员的感觉。但因为护士服比较大,穿上显得松松垮垮,刘頔不好意思地说,首次做演员的经历有些尴尬。

  在此之前,她还曾在一家广告公司做过模特。那是高二下半学期,刘頔的想法很简单:拍广告是艺人的重要工作,又和影视“属于一个圈子里的”,于是瞒着妈妈偷偷找了家广告公司,自己跑去面试,想了解广告代言的运作。不过纸里毕竟包不住火。某天因为工作推迟,刘頔在公司等了很久都不能回家,妈妈就一直打电话催。无奈之下,刘頔只好全招了,那时已临近高三,“业余模特”被家长勒令禁止。

  正如对文学、杂志、创作歌曲一样,刘頔同样投入地对待表演这个爱好,她不仅看了许多电影、电视剧作品,了解影视圈的各种消息,还阅读了大量专业书籍,请教北影的老师,“我希望在这方面同样能有作品呈现出来,像文学一样”。当记者问到数学、文学、写歌作曲、影视艺术,哪个才是最爱?刘頔认真地想了半天,还是选择了数学。对她来说,数学是主业、是学业,是赖以生存的东西,而其他的则是兴趣、爱好。

  高中三年,刘頔其实一直在准备美国大学的申请,但校长推荐名额确定后,她马上就停止了,她认为那不仅是人大附中给她的殊荣,也是对北大、对母校的责任。关于北大,她说:“北大的厚重能够帮助我打牢根基,让我有能力向更高更远的地方冲刺。”

  刘頔期望,进入北大后,自己的生活能分为两部分,一个部分是刘頔,希望在北大的环境里踏踏实实地学习、做学问,实现自己做外交官的志向。另一个身份是“徐舒凡”,她可以写书、写歌、去影视圈尝试不同的生活。

  刘頔从不为自己的兴趣设阻碍:“我不会说,我不能喜欢这个,太费时间了。人需要有主业、专业才能生存,但必须要有琴棋书画诗酒花这样的点缀才能叫做生活。我首先要守住我的主业,没错,但我也希望自己的生活能丰富多彩。”

  对话英才

  学理科是一种习惯


  记者:作为一个理科生,写小说时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或者习惯?

  刘頔:头脑很清晰。学理科是一种习惯,用理科的方式去思维也是一种习惯。写小说前,我会列出来要写的几个主要人物,他们的关系、性格等。有很明确的思路。必须要很有条理地去做,不然我会觉得非常非常乱。

  记者:《阳光正浓》后,又尝试过创作新的作品吗?

  刘頔:现在,我正在写一部新的小说《望不穿》,同样也是10万字,但和《阳光正浓》不同,这是一部悲剧。描写一个优秀的年轻人,在生活中的诸多无奈和意外之下,逐渐走向自我毁灭的故事。其中加入了很多很现实的东西,包括我自己经历的、听到和看到的事情。

  记者:你这么喜欢影视艺术,想过做明星吗?

  刘頔:这个也要看机会。但我肯定不会放弃主业,因为我的生活经历、背景决定了我要走这条路。

  记者:如果你不是一直以来的优等生,而是成绩平平的孩子,你会做出另外一种选择吗?

  刘頔:那我一定去考电影学院了,哈哈。

  记者:有没有特别喜欢的演员?

  刘頔:我喜欢周星驰。他非常非常有才。

  记者:在学习方面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?

  刘頔:优秀的同学太多了,可能也不太需要我去宣传这个。我自己的感觉是,要保持良好的心态。高三的时候,像智商、努力之类的因素,可能大家都不会差很多。最重要的是,一定保持轻松、进取的心态。

  《摆渡者》

  作词:刘頔

  茫茫芦苇岸/只我一人在湖面木桨碎了月圆/激起了水声潺潺月夜星垂/照亮/这孤寂的黑暗人未眠/鬓先斑/愁眉刻下心酸

  我只知道送客下船/却不知道哪里是终点

  日日年年/洒满慨叹/又一轮无奈上演

  我只知道送客下船/却不知道哪里是终点

  日日年年/洒满慨叹/又一轮无奈上演

  遥不可及的夙愿/在没有止境的彼岸

  命运画的圈/扯不断的线/停不下的旋转

  风撩起了烟/舞得曼妙令人艳羡

  月色被墨染/独自酒酣醉的熏染

  想那门半掩/桌上备着竹笋豆干

  思我未归的轻叹/今生我怎得有缘